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评议文章 > 正文

葛昌永:乘长风破浪,挂云帆前行——感受青年书家王勇的艺术气息
2015-12-15 23:11:32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说来莫笑,单凡看到、读到、写到勇字,我脑海便浮想起勇往直前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堂堂正正这类意象。随之还会浮想出青史上那些勇人们的事迹来。人的思域,端的是玄妙莫名。    王勇是活跃在湖北书坛上很
  说来莫笑,单凡看到、读到、写到“勇”字,我脑海便浮想起“勇往直前”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”“堂堂正正”这类意象。随之还会浮想出青史上那些勇人们的事迹来。人的思域,端的是玄妙莫名。
  
  王勇是活跃在湖北书坛上很有底气,也很有后劲的80后青年书家,洒脱倜傥,气宇轩昂。他老家河南固始,学校毕业,乳毛始干便来武汉闯天下,跌跌撞撞打拼十几年,生意场上、书法圈中都有斩获。中原大地古来多慷慨激越之士,因此他说话、书法乃至诸行为,高朗超迈,爽透豁达。他写书法也如是,兴致不期来时,惊涛拍岸,果敢利灵,行云流水,洋洋洒洒,让观者顿生“混希夷  超鸿蒙”之感。 2007年,年仅26岁的他作品便上了九届国展,这让许多人惊羡。如果说一次上展有机缘之嫌,可两年后,他的作品又上了第三届兰亭奖。继而其他专题展的成绩单,又另有一大串。近日,他再从北京捧回十一届国展证书。上这类“高大上”书展,不容易。间隔地连续上,更是不容易。其间,他偶尔也有纳闷,于是大家常相共勉:只要手中有上好金钢钻,一定能做出闪亮瓷器活;结志青云上,破浪会有时哟。
  
  十一届国展,他一件草书入展。草书是最具包容感、表现力和抒情性的书体,具备无端的变化性、变化的可塑性、可塑过程中的出奇不可预料性。因此,草书也是最需要激情书写的书法品种。写的过程最需要把握常与变的关系。书写变化的边际是什么?“穷变态于毫端,合情调于纸上”。上联说变,下联说常。岳飞在谈兵法时说,“用兵之道,存乎己心”。云无常态,水无常形,草书如水之随器,变之无常;变得奇妙,又不逾规矩才是真好。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,是激情;行到无人处,坐看云起时,是合情。激情又合情方为真高。没有平时功夫和驾驭悟力,断难写出既有激情又能合情,既有变化又守规矩的好作品。王勇的草书,激情与理性,中规与放意同在,迭宕承续,大开大合,云飞涛起,峰立川行。尽管有时也“突然绝叫,满壁纵横”,却也少见流俗。创作草书,往往是行云流水,通畅爽便易,高远空灵,雄浑古茂难。这是一组矛盾;美,便是矛盾的统一物。王勇草书用笔迅疾坚韧且肯定,厚重处,水落石出;飘逸时,蝉翼崩云。他的线条弹性韧性好,凝练挺拔,纽结处连接、转承扎实,这是难得的特点。
  
  十一届国展,他的另一件稿子是行书,没上甚也遗憾。评审结果发榜时,王勇榜上有名,我以为上的可能是那件行书。他的两件稿子按要求同时寄出,初评时也一定放在一起,可惜一位作者只能上一件,揣度评审时,评委们权重取舍之际,许是考虑,好草书难得,行书稿件够多,就上草书吧,于是那件行书便成了遗珠。那件行书主调苏氏风格,也有其他书体的倩迹融汇其中,却结合得浑然致一。致使作品字圆韵胜,气象浑厚;血脉贯通;体面宏阔;音韵铿锵,结晶凝华;舒性书写,行止有序。观之似风行水上,有自然成文之趣。又有春来花开,次第展露之态。不激不厉,与上展的草书奔雷呼走之姿迥异。玩书法能达到郢人执斧的境界,艺高便胆大,艺理通达,一通百通,写啥像啥。清人袁枚说,善学者得鱼忘筌,不善学者刻舟求剑,果然也。写字这“活”儿是系统工程,急不得也缓不得,过急是拔苗助长,不在手头上日日做功课,心手就不能双畅。“字无百日工”,单有功还不行,还得体悟。王勇于书法,是一个技法基本具备且有书理体悟的人。
  
  国展就像奥运会擂台,台上几秒钟,能上评委的法眼,台下可得十年二十年寒窗功夫。王勇聪慧,自幼习书从唐楷入手,研习颜柳,初时便对行草产生浓厚兴趣,孙过庭、怀素、米襄阳、二王,近期又致力于宋四家。他爱学爱问,又善甄别,加之定位准确、方法对头,所以事半功倍。有些年轻的书法牛人,写不几年便能上展登榜,让无数写大半辈子还不能沾国展腥味的先生女史们大跌眼睛,归根结底是个方向和方法问题。王勇深明浸润传统的重要性,本正源清,才不致南辕北辙。传统艺术必须遵守长期艺术实践中形成的规则,否则,书法的美和意趣便无从表达。没有规则的东西,就像新诗,赏析就没有可以对接和沟通的路径。王勇临帖甚勤甚深甚真,又能在书法史上,书法之学理上得以通会,作品不上国展,才是怪事呢!技法与学理是书家进步的两个轮子。理论支撑和审美健康,是艺术品质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而况,王勇在我眼里,还是得大自在之人。案头砚台手中笔,膝上儿女枕边帖,年纪轻轻,尚能够淡定平和,气清神闲,善哉!
  
  惜我与王勇相识甚晚。那年九届国展,开幕后几天后我才去广州,看街道、高楼、车流和丰富多彩的书法展品,只是没能见到王勇。三届兰亭奖在河南平顶山开幕,年尾岁首,黄河之畔飘着懒散的雪花,人海茫茫,我又没能与王勇谋面。我是书协驻会负责人,事后应当在大海里捞,也要把王勇找到,可诸事倥偬,稍一搁置,便天各一方,憾哉!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,我们近年得见,虽年龄隔代,却有相见恨晚之感。喜在流水不舍昼夜,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,我会看到王勇在未来的岁月里,走得更高更远更爽逸,追求那海的韵域,壑的深刻,远山的深沉,与蓝天的空灵!
  
  (葛昌永:中国书协理事、湖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,湖北书法院副院长、湖北省人民政府文史馆员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)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柳国良:深入传统 时出新致 ——汉上青年书家王勇印象
下一篇:最后一页